新澳门葡京赌场-首页&

首页

【最美理工?人物】于巍巍:“人生冠军”

要了很久,很难找到于巍巍(左起第八)的一张个人照片,几乎每一张都是和学生在一起,要么是比赛,要么是训练。


“肺癌是当今世界上对人类健康与生命危害最大的恶性肿瘤”,这是医学百科给出的肺癌概念。

“问题来了,解决问题呗”,这是于巍巍对肺癌下的定义。

医学百科站在科学、客观的立场上介绍肺癌,于巍巍用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谈着正折磨她的疾病。

2017年7月底,体育学院教师于巍巍还没来得及回味自己指导的队伍在2017特步中国大学生足球啦啦队总决赛中获得全国第五强的喜悦,难忍的腰伤就迫使她立即投入到了康复训练中。她的腰实在太疼了,站着、坐着、躺着,怎么着都疼,整晚整晚疼得难以入睡,止痛片对她已经失去了效用。

时间回溯到赛前长达半年的准备时间里,那时她的腰已经出现了问题。指导学生训练时,阵阵的腰疼让她只能站着教一会、趴在压腿杆子上讲一会,半年多来不间断的高强度指导训练让她的腰伤加剧,用腰带护腰、贴各类膏药、针灸理疗,她用尽各种办法支撑着自己陪学生度过漫长的备赛时光,并亲手把自己的“宝贝们”送到全国赛的场地中央,看着她们绽放青春的光芒。

康复训练对缓解她的腰疼已是杯水车薪。南下,到广州的大医院去检查。检查结果是腰椎塌陷,她的腰椎已经骨折了,这么长时间来、这样强烈的腰疼有了合理的解释。接受手术吧,于巍巍还想着腰能尽快好起来,自己可以像舞蹈专业的妹妹一样尽情地跳舞呢。

手术前后的两个星期,无数次钢针、锥子在她的脊椎上敲敲打打,于巍巍甚至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骨头被钻透的声音,每天晕沉呕吐习以为常。

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,病理检查也出了结果:肺腺癌晚期!

家人、医生,没有一个人敢向于巍巍透露这个消息。他们自身也十分悲痛,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看向于巍巍的眼神都是躲躲闪闪的。

那天,于巍巍躺在病床上恢复体力,了解她性格的妹妹鼓起勇气直视着她的眼睛,声音带着些许沉重:“姐,你这病……有点严重。”

“咋了,你说。”

“是肺腺癌晚期。”

“哦,我好饿,快去给我找点吃的。”

于巍巍的丈夫自始至终躲在门口不敢进去,他怕妻子听到自己的病情会崩溃。当“肺腺癌晚期”几个字又一次出现在他耳朵里时,他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,没想到,妻子只用了一个“哦”来回应。

没有崩溃,没有绝望,甚至没有一点沮丧。命运为她奏响的悲伤乐曲,她抬手就按下了暂停键。命运企图让她的生活变成灰色的,她眨眨眼就又看到了依旧多姿多彩美好的世界。

“第一关,我已经顺利通过,之后求医路上我也信心满满,我背后有温暖的大家族和强大的朋友团的帮助,怕是死神也要让路吧。”2017年8月8日,于巍巍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。或许,一开始她就没有把死神放在眼里。

回到岳阳,于巍巍加入了本地的癌症病友群,她特别阳光、乐观的态度让她在进群的第一天就被推选为群主。甚至,她的积极让有的病友怀疑她并不是病人,而是医托。于巍巍时常在群里对病友们说一些鼓励的话,也会乐呵呵地分享“今天我画了美美的妆去医院复查”类似的抗癌日常。好多病友被她的精气神感染,会私下与她联系,经常和她交流,还有几个病友笑称很想和她一起生活。

体育学院领导去于巍巍家里看望她,平日里一个多么神采奕奕的人啊,那时手术初愈、还被癌症折磨着,她的憔悴就写在脸上。领导对她说:“你好好休息,休息一年,实在想上课也要休息一个学期。”她当时就表示:“不用休息,开学我就能去上课。”双方争执不下,于巍巍坚持要求开学正常上班。突然间,她的目光触及到一旁的母亲闪着泪光的眼眸,那眼里写满了关切和心疼,她怕她一再坚持下去,母亲会忍不住流泪,于是她暂且放下了争执。

学院领导离开后,她背着家人偷偷给领导打电话:“我的身体真的没有问题,开学我就能上课,不需要休息……”学院领导用不容商量的语气告诉她:必须休息。

于巍巍还是没有妥协,给学院领导发了洋洋洒洒几百字的长信息,诉说自己想要上课的愿望。

在家等了好长时间,等到开学前一周,于巍巍还是没有收到自己的课表。她坐不住了,直接跑到学院领导的办公室去问。这一次,学院领导拗不过这个来自东北的“犟人”了,给她排了课,还按她的要求与她之前的教学强度保持一致。

做了腰椎手术还没休息够一个月的于巍巍、不久前才得知自己患了不治之症的于巍巍,就这样迫切地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。“因为我喜欢啊,我喜欢上课,我喜欢跳舞,只要我不是躺在病床上不能动,我就要来上课。”于巍巍不是在与命运作斗争,她是根本没把命运分给她的厄运当作一回事,她看的最重的还是她热爱的事业,是她的学生们。肺癌晚期这个令很多人闻风丧胆的绝症,在她那里,就像和带队参加比赛时经常会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一样,“就去面对”,是她一贯的态度。

她一直觉得,作为老师,上课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在体育楼的舞蹈房里,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在上课。教授华尔兹,美丽优雅;训练啦啦队,动感活泼;讲授体育操,健美有力……有时会因为身体原因不得不调课,她会觉得十分愧对自己的学生。

她一手创建的SOME啦啦队还在训练,参加各种比赛。今年秋天,她们参加2018卡尔美中国大学生五人制足球啦啦队比赛。团队十多天夜以继日的训练,于巍巍经常在晚上给队长文琪打电话。文琪总是能猜到老师的心思:“巍姐,你就别过来了,我们练得挺好的,你在家休息吧。”于巍巍不是不相信她的孩子们,是她的个性使然,不陪着学生们一起训练她心里过意不去。她瞒着家里人,偷偷地赶到学校指导队员们训练,很晚才与她们一起下训。

带队出发前夕,于巍巍的体力不能支撑着她和学生们一起去比赛了,团队的另一位教练周怀球老师带啦啦队赴赛。她就一边打着吊水,一边关注着孩子们在赛场上的情况,用电话、视频时刻与她们保持着联系。就在啦啦队上场的前一刻,她还通过视频为队员们讲解着注意事项。她认真地看着比赛直播,就像在现场一样,哪个队员出了问题都逃不过她的“法眼”。学生们结束一场比赛,她还在晚上快十一点,研读赛程规则,为啦啦队构思新点子。

她的孩子们捧回了西南赛区团体总分亚军的荣誉,她还在纠结是自己这个教练没陪着她们一起去,是自己疏忽了一条比赛规则让她们与冠军失之交臂,她和队员们说:“这次你们的表现是冠军,我的表现是亚军。”

花样年华,动感青春。于巍巍用自己最朴素的坚持,让学生们在赛场收获无数灿烂的笑容。

在队员们的心里,巍姐永远是最棒的教练。她示范动作时扶着腰伤的手,她们能看见;她在晚上偷偷跑来陪她们训练时脸上的小得意,她们能察觉;她从不主动提及自己的病情、不愿让她们感到压抑的心意,她们能领会。于巍巍和啦啦队的成员们一起诠释着体育的精神,她激励了学生们刻苦训练,学生们的青春正能量也是她勇敢面对生活的一个动力。

在药物的作用下,她的头发变得干枯、稀薄;脸上、身上长满了痘痘,极痒却不能挠,因为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允许身上出现伤口;脚趾间流脓水,每天晚上脚要连着袜子一起泡在水里,把脓水泡开才能脱下袜子。面对这些糟糕的情况,于巍巍只有“一秒钟的烦躁”,剩下的居然是感到幸运:“其他病友的耐药期都只有半年、一年,我到现在都有一年半了。”

于巍巍的微信朋友圈里,会炫耀自己优秀的学生,会像所有“宝妈”一样“晒”自己可爱的孩子,会吐槽“自己怎么吃都不胖”,也偶尔会有几句“全身骨头疼”“身上起疹子,奇痒无比”的抱怨,但是这些情绪和她对生活、工作的热爱相比,真的只有寥寥数语。

“我一定要活到第五年,创造医学奇迹,到时候就去拍短视频,分享‘一个癌症患者的生存之术’,哈哈哈……”已经有几个熟识的病友离开了,于巍巍还是没有沮丧,她一直跟朋友们说:“我绝对不会允许我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在病床上度过的。”上课、跳舞、明年带着啦啦队冲冠、去自己没去过的地方看看……于巍巍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。

生命对于她而言,已经成为一个不确定的存在,她的未来有多远,谁也无法下定论。可于巍巍仍在以无法动摇的乐观、无比确定的信念面对一切,正如她的微信个人签名:“天不会不蓝,我一定会在。”我们没有为她分担一丝疼痛,她却慷慨地把她的勇敢、积极传递给我们。

于巍巍,请相信:天一直会蓝,我们永远都在!(学生记者/杨洁 责编/司念伟)